椰兮耶

大名椰兮耶小名椰子=L=
银魂ALL银,全职ALL叶。
除上述CP基本杂食。
总之这地方专扔脑洞,感谢观看(退场

【周叶】这是打劫你严肃点儿行吗(1)

※净化首页人人有责

※武林盟主他儿子周泽楷X干不死的山贼头头叶修

※我觉得我要在逗比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

※净化首页人人有责

  

  (1)

  “那兴欣的山贼,真是可恶!”

  “是啊,我那手下不识路,在他们道上停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,回头就被连人带货一锅端了,现在还在家躺着呢。”

  “这算什么,我听说蓝溪阁的黄少天,上次气势汹汹去兴欣山上剿匪,结果回来的时候讲话都讲不利索。”

  “开玩笑吧?剑圣黄少天?不是说他讲话跟出剑一样快么?”

  “你以为别家能好到哪里去?我上回去中草堂,看到他们大院里的练功木桩清一色全贴了兴欣那伙人的名字和画像。”

  “那霸图镖局呢?韩文清铁骨铮铮,总不能怕了那窝山贼吧?”

  “他倒是不怕,不过听他们二当家的说,只要是路线上经过兴欣山的镖,必须双倍价钱。”

  他们这边讨论的热烈,却有一名玄衣青年坐在旁边,捧着茶碗始终沉默不语。

  青年姓周名泽楷,当今武林盟主周大侠的独生儿子,模样生的是俊朗无双,武艺更是高强,十八岁就能左右开弓,两把连弩甩得人眼花缭乱,天天有胆大的姑娘扒在轮回城的墙边上喊着要嫁给他。

  少年成名让他早早养成了内敛的个性,话虽不多,但言出必行,以致于此刻他虽无言,旁人却坚信他一定是听清了众人的声讨,纷纷在内心感叹,老盟主有儿如此,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呐。

  若他们知道周泽楷此际真的是在神游,又不知该呕出几两血了。

  待周泽楷终于数清对面那两个书架上一共有三百一十三本书的时候,刚才在讨论的那群人忽然齐刷刷朝他转过头来。

  “周公子!那兴欣的山贼如此猖狂,请你一定要为我们出头啊!”

  周泽楷点点头,放下茶碗,“兴欣在哪儿?”

  “此去向南三百五十里地,嘉世镇对面那个山头便是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哎?周公子,您,您这就要走了?不再多带点人手?”

  周泽楷环视一周,压下心中那句“带了你们这群战五渣又有何用我还不如带一群鹅”,镇定说道:“我一人,足矣。”

  话虽如此,等他刚到嘉世镇就被一闷棍砸了个头晕眼花然后套上麻袋的时候,还是在心里后悔了一下的,砸他的人手法纯熟,想必是老手,结合一下位置和刚才那群人的抱怨,脚趾头也能想出来。

  他,周泽楷,被兴欣山贼给绑了。

  周泽楷毕竟不是常人,那一记闷棍对他压根造不成什么伤害,被捆起双手扔在麻袋里没多久他就已经想清了,与其人生地不熟地摸上山,不如被他们主动带上山。

  上山的路上晃晃悠悠,扛着他的人还在嘹亮地唱着山歌。

  周泽楷听了一会儿,默默提气,运功堵住了自己的耳朵。

  山路不长,周泽楷感觉自己被人扔到了地上,然后那个唱山歌的男人就大声嚷嚷起来,“老大,老大,我绑了只肥羊回来!”

  麻袋里的人散去堵住耳朵的功力,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句:“包子,我跟你说多少回了,别拿砖头砸人。”

  很独特的声线,句末的尾调懒洋洋飘着,听的人心里痒痒的。

  周泽楷因为自小习武,对听力特别敏感,这声音不轻不重,恰好砸在他心窝上。

  “我没用砖头,我今天用的是棍子!”唱山歌的男人一边说着,一边嘿嘿笑着解开了麻袋的绳子,把周泽楷从里面拎出来,拽到了他家老大的面前。“怎么样老大,你看这一身,非富即贵!”

  周泽楷默默看了拎他的男人一眼,他本身已经算高的,想不到这男人比他还高,一头长发盖住半张脸,望着老大的时候浑身冒出一种家犬般的气息来。

  顺着这高个儿的眼神看去,周泽楷看到了传说中兴欣山贼的老大。

  是个男人,皮肤有些不健康的白,个子不矮,但在旁边这个大高个的衬托下就显得有些娇小了,唇角勾起一边,让这笑容显得有些嘲讽,一双眸子微微眯起,似乎是在心里盘算着什么。

  看上去,好像跟想象中满脸虬髯肌肉澎湃的山贼老大有点不太一样。

  “哦,包子,今天干得不错。”山贼老大摸摸那个包子的头,眼神赤裸裸地就在周泽楷全身来回扫视着,“放开他吧。想不到我们这小破山,还能迎来这么尊大佛?”

  周泽楷也不慌不忙,在包子松手的一瞬间轻轻松松挣开了原本束着他双手的麻绳。

  包子的眼睛顿时瞪得比铜拎还大,二话不说从后腰抽出了一根短棍,估计就是刚才袭击周泽楷的凶器。

  “行了,包子,你打不过他。”山贼老大伸手拦住他,“这可是武林盟主他儿子,嗯,叫什么来着?周泽楷是吧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哦。”山贼老大盯着周泽楷的脸,笑了笑,“你长得不错。”

  “呃,多谢。”

  山贼老大走近了些,“来干嘛的?”

  周泽楷一脸真挚,“参观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那边的山贼老大没忍住,拍着周泽楷的胸大笑起来,“你真有意思,真是轮回城那群人教出来的?怎么不像呢?”

  周泽楷视线顿时停在胸口那只手上就移不开了。

  他的手形状很好看,并不像是个山贼的手,倒像是哪家养在深闺的小姐,指如削葱根,如果不是掌心那层薄茧出卖了他,周泽楷真要以为自己认错了人。

  “我不是他们教出来的。”轮回城是历来武林盟主的居所,因为城中布置有大量的机关,若无人引领,必困死其中去,故而其名轮回。

  周泽楷的父亲当武林盟主才两年多,他的成长自然和轮回城的人没有关系,“你认识轮回城的人?”

  “嗯,我还住过呢,你信不信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开个玩笑开个玩笑。”山贼老大换了个方向,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却肆无忌惮地在周泽楷身上七摸八摸,“小伙子身体真不错,骨骼清奇适合练武,难怪他们说以后的武林盟主非你莫属了。”

  周泽楷登时面上有些红,他从小独立,身边连个侍从都没有,几时被人这样摸过?

  就在他脸红耳赤的这一瞬间,忽然觉得腰间一软,那个山贼老大突然又回到他面前,手里玩着一柄特制的小弩。

  这是周泽楷的武器,他随身带两把特制的连弩,一名荒火,一名碎霜,如今那个山贼老大手里的,赫然是他藏在后腰的荒火,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抽走的,居然能在他面前做到如此手段。

  周泽楷左臂一甩,右手扣上藏身袖中的另一把碎霜,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山贼老大。

  “你不是说来观光的吗?”山贼老大却毫无惧色,随手一抛,把手里的连弩抛到了远处正神情紧张的包子手里,“观光者不准私携武器,这一个我没收了。”

  无视正瞄准他的弩箭银光闪烁,山贼老大潇洒地转身准备走人,挥挥手,头也不回,说:“我叫叶修。”

  叶修。

  周泽楷立在原地,收了武器,无声地把这个名字念上几遍。

  嗯,看来这次自己独身来,还真是对了。

  



tbc



评论(32)
热度(474)
©椰兮耶 | Powered by LOFTER